时光深处守你如初(叶景琛温言)阅读全文完整章节阅读

时间:2019-10-080举报小编:zhuql

    《时光深处守你如初》365伟德首页主角是叶景琛温言,这里提供时光深处守你如初叶景琛温言365伟德首页,时光深处守你如初主要说的是。我一直在担心丁家芸会不依不饶地针对我,如今有了叶爷爷的保证,我自然放下心来。

    时光深处守你如初(叶景琛温言)阅读精彩试读

    叶爷爷道:“这次阿琛的处理方式,我还是满意的,所以也不想再追究下去,给丁家一个教训就得了。至于丁家的女儿,你根本不用怕,她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。”

    看来叶爷爷会保证我的安全。

    说实话,我确实松了口气。

    我一直在担心丁家芸会不依不饶地针对我,如今有了叶爷爷的保证,我自然放下心来。

    虽然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能欠叶家太多,但这个事,我一个人实在是摆不平。

    只能在以后的日子里,多多孝顺叶爷爷了。

    叶爷爷又道:“你放心,如果你和阿琛实在合不来,我也不会勉强。但这一个月,你们再培养培养感情,行吧?等手术结束,我会好好考虑这个事的。”

    我连忙道:“谢谢爷爷。”

   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很敬重他老人家的原因,因为叶爷爷从来就不是不讲理的人。

    等叶爷爷走后,我便拨打了叶景琛的手机。

    他的号码,我还是很多年前存下的,这几年一次也没和他联系过,不知道能不能打通。

    好在很快他就接了。

    我把和叶爷爷的谈话结果和他说了,道:“爷爷答应,等手术结束,就同意我们离婚。”

    当然,叶爷爷说的是,如果我和叶景琛真的合不来,他就考虑这个事。

    我自动理解成了他老人家会同意。

    毕竟我和叶景琛都走到这种地步了,只差反目成仇,又怎么可能合得来。

    叶景琛只说了个好字,就挂了电话。

    我盯着屏幕黑下去,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    他从来都是这样,跟我多说一句话好像都要了他的命。

    我不由苦笑。

    这个婚,是离定了。

    叶爷爷还想着让我们培养感情,可短短一个月时间,又怎么可能有转圜余地。

    ……

    就这样,又过了几天,我胳膊上的伤已经没有大碍,我和书瑶便商量着出院。

    哪知叶爷爷干脆利落地叫王叔帮我把东西搬回了叶家。

    我之前也答应回老宅住到叶爷爷手术结束,于是也没拒绝。

    反正叶景琛很少回老宅,尤其是经过丁家的事,他肯定更加厌恶我,就更不会来老宅和我日日打照面了。

    果然,我搬回老宅那天,叶景琛人影都没见一个。

    叶爷爷发脾气,让王叔赶紧把他叫回来。

    我忙劝住了叶爷爷。

    叶景琛要是回来了,我反而更拘束,倒不如就这样各不相见。

    不过,晚上叶景琛到底还是回家了。

    他盯着医生给叶爷爷做了检查,看得出他很担心叶爷爷的身体,。

    我全程都在场,却是一个字也没和他说。

    原本我以为他晚上会离开,结果等医生给叶爷爷检查完,甚至是吃过晚餐,到了晚上九点多,他都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
    我觉得有些尴尬,索性一直保持着沉默。

    而他也是目不斜视,像是没看见我。

    我们就仿佛是陌生人,彼此都当对方不存在。

    直到回房睡觉,我们都没有任何交流。

   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来了,怕和叶景琛碰面尴尬,早早地去了公司。

    书瑶看到我,皱眉道:“你怎么不在家里多休息几天……”

    我用没受伤的那只手,抱住她的胳膊,笑着道:“伤口已经在愈合,不怎么疼了,只是接待客户而已,没关系的。”

    快年底了,公司启动了最后一波冲业绩活动,同事们都在忙,我虽然是新入职的,可也不能拖他们后腿。

    书瑶无奈地摇摇头,到底没再说什么。

    等进了办公室,我便把事先准备好的小蛋糕发给同事们。

    考虑到很多男同事不喜欢吃甜食,我又买了其他零食和水果。

    这些东西是昨天王叔得知我的想法后,叫佣人帮我置办的,不过我给了钱,毕竟这份感谢还是自己出钱更有诚意。

    大家收到吃的都很高兴。

    叫我没想到的是,同事们更感兴趣的是我和叶景琛的事。

    他们都很好奇我怎么会是叶景琛的妻子。

    叶景琛在大家眼中是神秘的豪门后代,是大财阀的掌权人,同事们对我的豪门生活充满了兴趣,一部分人想知道我和叶景琛是怎么认识的,更多人则在问我,既然我已经成了叶家的媳妇,怎么还来做这种又苦又累的工作。

    晨会还差几分钟,于是大家团团围住我,七嘴八舌地问着。

    我哭笑不得。

    其实大家也就是好奇,并没有什么恶意,但我还是有些招架不住。

    一开始我认真地和大家解释,我和叶景琛已经在协议离婚,想自己养活自己才出来工作。

    结果刚说完,就有人追问,即使离了婚,叶家也应该给我巨额抚养费才是。

    我:“……”

    抚养费这个事,说实话,我从来就没想过。

    原本我和叶景琛的婚事也只是养母的一桩遗愿,如今养母和叶爷爷约定的时间已经到期,我想着和叶家彻底撇清关系才好,我也并不想再要叶家的任何东西,不然叶景琛还不知道会怎么看我。

    但其中的内情,我却不好和同事们说,只能微笑着保持沉默。

    可大家依然兴致昂扬,中午休息的时候,大家又围住我。

    好在书瑶及时出现,把我拉去休息室吃饭,给我解了围。

    书瑶专门给我熬了汤。

    我心里涌起阵阵暖意,起码在这个世上,还有书瑶这个朋友,时刻惦记着我。

    其实原本叶爷爷让叶家的厨师给我做了饭,还打算叫司机中午送过来,但我不想引起大家的注意,便婉拒了。

    就今天同事们的反应来看,我感觉自己拒绝是明智的。

    要不然他们看到叶家的司机和车子,肯定会更八卦。

    书瑶又盯着我把饭菜都吃完,低声道:“待会儿要是大家再缠着你问东问西,你就跑我这里来。”

    我点点头。

    书瑶叹口气,道:“都怪丁家芸那臭不要脸的女人,她做***竟然不觉得羞耻,反而来为难你这个原配……我就没见过她那么不要脸的人!要不是她搞出那么多事,你现在也能过平静的日子……”

    我连忙安抚她,道: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只能让事情慢慢地平息。幸好叶爷爷说了,她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。只要她停止针对我,我也不想再和她计较。”

    书瑶冷笑:“就她那种恶毒的女人,谁知道会不会暗地里使坏。”

    这其实也是我所担忧的。

    不过我也相信叶家的声望足够震慑丁家芸。

    ——她既然知道了叶爷爷的态度,那应该会识趣地夹起尾巴,我觉得她没那个胆量和叶爷爷对着干。

    正想说点什么让书瑶安心,角落里突然响起一个醇厚的男声:“温小姐,你恨不恨叶少?”

    我和书瑶对视一眼,都露出惊诧表情。

    休息室里居然还有其他人?

    我循声望过去,看到靠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男人。

    他穿着简单的青色羊毛衫,脖子上系着一条咖啡色围巾,黑色的大衣挂在座椅后,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衣品很好。

    再看他的脸,竟然也格外出众。

    如果说叶景琛是翩翩贵公子,眼前的男人更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,看起来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威严。

    我吓了一跳,有些拿不准这是公司同事还是客户。

    这个休息室装修成了咖啡厅的样子,平常时候客户也可以来这里小坐,我看他的穿着打扮,应该是比较有钱的客户吧……

    书瑶已经反应过来,朝青年打招呼道:“周先生,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  周先生道:“我来找你看设计图,前台说你在吃午饭。”

    他面前放着咖啡和水果零食,应该是前台妹子把他带到这里的。

    想到他刚刚把我和书瑶的对话听去了,我觉得尴尬的同时,还有些忐忑。

    他既然提起叶景琛,那他和叶景琛肯定是认识的,万一我和书瑶的话传到了叶景琛和丁家芸耳里,那就麻烦了。

    虽说他看上去并不像是多嘴多舌的人,可毕竟是陌生人,谁知道他内里是什么样的?

    正琢磨着,书瑶已经起身向他道歉:“不好意思,让您久等了,设计图我已经做好,马上给您看。”

    说着就要往外走。

    周先生摆手,示意她不用着急:“原本就是我唐突,没有提前给你电话,你先吃饭吧,我下午都有空,不急在这一时。”

    他看上去颇为严肃,没想到还挺善解人意。

    我想着反正也吃完饭了,书瑶既然要和客户谈事情,我还是回避的好,于是打算收拾盒子离开。

    谁知道周先生突然转向我,再次问道:“你恨叶少吗?”

    我微微蹙眉。

    他两次问我,目的是什么?

    虽然我和叶景琛确实有矛盾,但叶爷爷却对我很好,我当然不可能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,不由戒备地眯起眼,盯住他。

    周先生嘴角微勾了下,笃定道:“你恨他。”

    我眼里闪过一丝不悦。

    说到底,我和他是第一次见,他这样咄咄逼人,实在太匪夷所思了,也很不尊重我。

    他却没再理我,而是拿出手机,贴在自己耳朵边上,道:“听见了吧?”

    我一时怔住。

    他……是在和谁打电话吗?

   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目光,周先生的视线从我脸上扫过,对电话那头的人道:“有事,先挂了。”

    他将手机放在桌面上,淡淡地瞧着我。

    我有些没搞懂他这是在做什么。

    书瑶也是一脸茫然。

    周先生食指和中指并拢,敲了敲手机,道:“我刚刚在和叶少通话电话。”

   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。

    他勾起嘴角,那双黑沉的眸子直勾勾地盯住我:“怎么办,叶大少听到你说恨他了。”

   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兴味,好像在看热闹。

    我:“……”

    明明是他说的,我可没说恨叶景琛。

    于是我淡淡地道:“周先生,你误会了,我现在还是琛哥的妻子,又怎么会恨他。”

    他微微挑眉:“误会?”

    我嗯一声,道:“不过我也没必要向你解释,毕竟这是我和琛哥的事。”

    他和叶景琛应该是朋友,可朋友也没道理去管对方的家事吧。

    周先生顿时眯起眼。

    书瑶可能是感觉出了气氛不对,赶忙挡在我身前,笑着道:“周先生,我马上去拿电脑过来给您看效果图。”

    说完也不等对方答应,她直接拉着我跑出去,一路进了她的办公室。

    直到关上门,她才长舒了口气,道:“你看到他的表情没,吓死我了。”

    我被她的样子逗笑。

    这个周先生,看起来确实很严肃,我也有点怵他。

    不过我感觉他应该不是坏人,或者说,我没有在他眼里看到敌意,他跟叶家应该没有什么纠葛恩怨。

    而且他既然能给叶景琛打电话,和叶景琛应该是朋友。

    书瑶缓过气来,解释道:“这人叫周成礼,听说是周家人,他手下都叫他三爷,好像很有来头。刚刚你直接怼他,我都要被吓坏了。我总觉得不把你拉出来,他下一秒就会叫手下过来爆我们的头。”

    这次我是真的没忍住,噗嗤笑出了声。

    书瑶总是这么幽默。

    其实如果不是察觉出周成礼本人并没有恶意,我也不会这样直话直说。

    但我没想到的是,他竟然是周家人。

    我知道周家,因为周家也是帝都的顶级世家,和叶家还是世交。

    只是我和叶景琛很少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,和那些世家也没什么来往,所以基本不认识几个世家子弟。

    眼前的周三爷,我倒是听过,据说是个很心狠手辣的角色,没想到他看起来还挺年轻。

    书瑶解释道:“他要翻新四合院,找我们公司做设计,公司把单子派给我了……这可是个大单子,你猜猜,他给了多少设计费?”

    我摇头。

    她竖起了三个手指头。

    我道:“三万?三十万?”

    她叹气:“三百万。”

    我:“……”

    书瑶突然想起什么,道,“糟了,我还让他在外面等着,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……言言,我得走了,回头再聊啊。”

    我忙道:“那你快去。”

    她收拾电脑和资料,还不忘叮嘱我:“我办公室有沙发,你记得睡个午觉再走。”

    我笑着应了好。

    之后我当真就在她办公室里睡了半小时。

    眼看到了上班时间,书瑶还没回来,估计还在接待周成礼,我便给书瑶锁上门出去了。

    下午的工作还算是轻松,同事们顾忌我胳膊上的伤,只让我做一些清闲的工作。

    唯一让我困扰的是,大家的好奇心太强了,总是不断地来找我搭话,问我叶家的事。

   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,谁没有一颗八卦的心呢。

    对普通人来说,叶家这样的豪门世家实在太遥不可及了,徒然发现我和叶家有关,大家感到新奇也是正常的。

    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